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野奔马的博客

 
 
 

日志

 
 

卖冒牌羊毛衫赚一万缘何被罚两千万  

2011-12-19 08:31:38|  分类: 原创 杂谈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鄂尔多斯”、“恒源祥”牌羊毛衫,湖南桂阳县农民李清被内蒙古鄂尔多斯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151万元。消息一出,很快就引起争议。网友们对这种天价罚款提出质疑。(12月17日人民网)

按说,广大消费者对假冒伪劣商品早已深痛恶绝,早就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沉重打击假冒伪劣商品,打击造假、贩假行为,切实保障消费者利益,维护消费者权益。甚至恨不得对那些危害人们生命安全、危害身体健康的造假贩假者主张极刑,不然不足以平民愤。但是,这起案子的判决为什么不是大快人心,而是颇有争议?

笔者疑虑当地法院在这起案子的定性和量刑上是否有失公正,疑有地方保护主义在作怪。

这种疑虑是有缘由的。长期以来不少地方的地方保护主义比较严重。例如,当地某企业生产的酒类虽然质量不过关,由于能给当地带来财政收入,当地政府就以种种理由和借口要求各单位必须做接待用酒,并美名其曰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当地若有好的产品,同样采取种种地方保护措施,设置市场壁垒,进行行政垄断。

李清是在湖南郴州市富民市场租赁的店铺经营,商品是从浙江省桐乡市进货。为什么远在千里的内蒙鄂尔多斯公安局经侦支队到郴州的抓捕行动如此积极,法院配合也如此默契,不能不让公众对是否存在利益的驱使产生怀疑。正如一位网友所讲,说是“假冒注册商标”侵权案,倒不如说是“鄂尔多斯”侵权案。当地法院出重拳保护“鄂尔多斯”,真有点像是“鄂尔多斯”企业的自家保安。

“鄂尔多斯”羊毛衫的原产地在鄂尔多斯。鄂尔多斯集团去年实现利税48亿元,是该市税利大户,是当地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作为行业标志性品牌,“鄂尔多斯”以303.26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居中国纺织服装品牌榜首。作为这样一家大型企业,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给予重点支持和保护是在情理之中的。但是,作为执法部门尤其是公检法司部门,在执法上就不应该站在地方保护主义的立场上,为了维护地方利益、为了保护企业利益,而不顾丧失公信力,做出有失公平的行为。

李清是一个农民,贩冒牌服装赚了一万多块钱,法院却判罚两千多万元。也不知法院在作出天价罚款前,有没有充分调查犯罪嫌疑人的财产状况。如仅依据羊毛衫的“吊牌价”进行判决,天价罚款在不在理,会不会使罚款造成“空判”,让其一辈子也交不完的罚款,会不会又产生一个执法难?罚金是刑罚处罚中的一种,属于辅刑,目的是为了剥夺犯罪分子的经济犯罪能力。如果是这样判归判、执行归执行,天价罚款就没有一点意思。看似严厉打击造假贩假、伪冒假劣,其实不一定起到良好的社会效果。甚至还有哗众取宠之嫌,法院的公信力将会大打折扣。

当今虽说是法治社会,但法律还不完善,执法尺度不一,执法力度从重从轻、从快从缓往往被人为地掌握。有些案子看似执法严谨,就像有些部门考察干部一样被“程序化”了,其实并不一定符合民意。正如《法制周报》有言论所说,李清所遇上的不过是一种选择性执法,属法院自由裁量权过大的问题。

正是这种对垄断企业、强势集团的违法判罚与对老百姓等个体违法的判罚,刻意采取区别对待,有失公正的执法行为,让公众深感纠结。社会上那么多贪官污吏的腐败案,那么多生产伪冒假劣产品的企业,涉及个体犯罪金额高达数千万、数亿,也没听说罚金比这个商贩多。

这起案子引发人们思考:保障社会公平与公正底线的法律,何时能够“一碗水端平”? 地方保护主义的壁垒何时才能分崩瓦解?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